产品厂商资讯招商方案招聘展会品牌下载视频论坛

  •  
     

    华为从各个细胞开始深度探索深圳智慧化

    2019-09-24 赛迪网

    40年前,深圳只是一个拥有31万人口的边陲的小渔村,最高的楼也仅有五层。当时的深圳既没有自然资源,没有人才资源,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优势,但是在21世纪之初,却是全国率先提出建设“数字城市”构想的城市,并且在40年后的今天,据网络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9月深圳人口已经超过2200万。

    从几十万到上千万人口 看深圳40年的转变

    如今的深圳市政府在数字化建设方面非常有特色,将14个部门改成1个窗口进行业务办理,还有深圳90,在75个工作以内就可以做完,还有秒批,提倡300项不见面审批,以及积分入学等等一系列的创新应用,这些都是数字政府现在正在建的一些内容。

    深圳目前是全球城市经济竞争力排名前五位唯一的中国城市,在中国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连续五年位居榜首位置。在智慧城市里面,根据德勤研究的报告,深圳是中国超级智慧城市的第一梯队。根据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的报告,深圳的智慧城市发展水平指数位居全国第一。

    1987年在深圳正式注册成立的华为,理所当然的在深圳城市建设上责无旁贷。华为企业BG副总裁喻东,在2019华为全联接大会上表示:“在深圳做智慧城市,华为面临的压力还是蛮大的,到底能不能帮到,怎么能帮到深圳,这是华为面临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要谈起华为在深圳做的事情,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列表。”

    智慧城市建设的幕后英雄

    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幕后英雄,从外界来看,似乎听不到看不到华为在深圳智慧化上做了什么。深圳市并没有鼓励某一个明星企业,也不会把它这个城市的智慧城市交给某一个企业,包括华为。所以这些年来,华为在深圳每一个项目、每一个部门,很多著名的企业里面,都有比较深入的介入,对此喻东深有体会。

    其实华为在深圳数字城市建设方面的故事有很多,也不能在一两篇文章中都讲完,智能列举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故事做分享:

    故事一,从公安监控到交管协查

    深圳公安在数字化转型之前,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深圳公安也是从原来从几千个摄像机,从统一的指挥中心发展到一类摄像机13万,整个深圳摄像机有100万的规模。华为从技术的视角发现,在深圳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城市里面,技术的部署方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从视频的部署,从原先园区级的部署,用肉眼看的情况发展到必须要靠视频的共享,必须靠机器的自动识别才能够识别出来,这样视频才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提及指挥系统,第三代的指挥中心必须跟数据充分结合。后来华为在深圳开始做交管,在交警里面做一些联合的创新,针对城市的道路交通做创新,包括红绿灯路口优化等。其实每个城市里面,像深圳每天拍摄大量的片子,人眼是读不完的,人眼每天只能读到20%的片子,已经是超负荷的工作量,但是机器是完全可以判断这些片子里面哪些东西是可以自动识别出来的,但就这一个事情就能够帮助深圳解决几百个人力的投入,所以每一个行业里面的创新华为都介入的很深。

    故事二,深圳地铁实现5G数据传输

    如果要谈到铁路交通,这个行业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大家都在用4G技术的时候,铁路还在用2G互联,所以GSMR是大铁的标准。后来,深圳地铁采用WiFi的技术来提供服务,甚至信号的传递系统都是通过WiFi的,但是WiFi有很多问题,在深圳曾经发生过两起因为WiFi受到干扰导致整个地铁停运的状况。

    为此,华为与深圳地铁展开更深度的创新,比如全天候智慧巡检。原来传统的巡检是靠人工在铁路隧道里面拿手电筒照,拿榔头敲一敲,其实这个发现问题的效率是非常低的。但是用技术完全是可以把这个效率大幅度提高,比如说用5G把视频回传,用人工智能去分析这些视频。有两类场景,一个是桥隧轨道,一个是接触网的产品会做大量的自动检测。这些是在产业深度行业里面深度场景化的合作,一定是要非常专业的人去做,而不是一个技术能够做到的,所以华为在深圳工作的模式大多数都是一些懂技术的人,包括客户自己,再包括华为的伙伴。

    当进入到工作场景里面,尽管拿着华为的技术,认为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没到真实场景实际操作,也只能算是“凭空想象”。一旦到了实际的场景却发现不管用,不管用的原因是你没有对这个场景进行深度识别,每一个场景里面都可以展开很多场景化的创新,这样的故事华为有很多。

    直到深圳地铁在全国首个基于5G实现车地互联。传统的车地互联要通过下载或者通过拷盘的方式,把车上的数据下载到地面做分析,这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这个时间根本跟不上现在列车运行的节奏。采用5G回传的技术,现在的地铁采用的是基于毫米波段,用到的技术后面很多都是5G的技术,能够实现一小时产生25GB的数据,通过两分半钟的时间,150秒就能够把它下载下来,这样技术时间的提升就可以导致应用场景完全发生改变。以前每个车厢里面都有视频,视频回传单位是以天来回传的。如今,到站后网络自动对准,自动开始回传,不需要人工干预,这样后面有一些视频分析的能力,包括对于车辆检修的分析能力都可以实时去完成。但是,地铁因为这个事情也会导致内部的工作流程也会发生变化,进而也会导致政府的体制发生一些变化。

    故事三,深圳城市大脑

    2016年华为为龙岗建设了智慧大脑,如今华为也已经完成了深圳市的城市大脑。深圳IOC是一个能看、能用、能思考的智慧城市中枢。这个大脑最核心的点就是三个:

    能够感知到这个城市的状况。

    能够分析。

    能够行动,包括城市的感知、城市的决策和城市的指挥系统。

    深圳成立了一个政府管理服务指挥中心,包括数据系统集成、城市运行监测、跨域业务协同、辅助决策支持,华为打通了42个系统,100多类数据,17万多路视频,由此可见深圳市智慧城市的结构是从底向上的,华为开始做整个深圳市统一的大脑。

    通过三个故事的分享,喻东认为这并不能说明这三个故事里面的智慧化有多牛,其实从个人体会来讲,从一个城市的智慧化的角度来看,华为还都是刚刚开始。深圳似乎有了这么一个大脑,但是还是处在婴儿期的阶段,还在发育期,华为先开始用深圳的各个细胞先去深度地做一些智慧化的探索,进而做到深圳的大脑,这个大脑也需要有一个孵化的过程,大脑不是一下子就变智慧了,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先能够把视力逐渐完善,听觉逐渐有了,然后才开始有了行动的能力,然后他开始学习。

    城市的智慧化一定是一个过程

    华为经常把城市比作一个生命体,它就像人一样不断地发展。智慧城市的环境怎么样能够帮助这个城市实现智慧化,绝对不是发布了一个产品就能够改变世界。喻东强调,这个世界上没有某一个产品就能够让这个城市变得智慧化,绝对不可能。城市的智慧化一定是一个过程,从华为这样的一个企业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华为擅长做的还是在技术层面,作为城市的数字化,一定是技术厂家和华为的客户对业务有深刻的理解,然后再加上这个城市的生态共同把它建造,所以华为真正的使命是打造城市的平台。

    城市的平台是什么?就像电脑行业,因为有了操作系统、因为有了标准主板,使得各个板件都能够顺畅地即插即用。从城市、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最大的浪费就是技术的短缺,但是造成不断地重复建设的浪费。政府每年都有很多投入,但是这个投入是不是能够连续地保持持续性,是不是能够全社会协同,就像经常垢病的挖一个沟,挖了然后把它填上,修一个管道再挖一点再填上,这样低效率的重复建设是这个城市最大的痛,所以一定要把这个平台搭建好,这个平台里面就包括了现在数字化所需要的必需的设施,包括现在看到的像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这样的一些能力。只有先部署好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城市里面不管懂这个城市的专家,政府的领导,包括对这个行业耕耘多年的合作伙伴,都可以基于这样的一个平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展开一些创新。

    如果用电脑整机来比如一个城市,可以将华为比作是主板,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出主板的供应厂家是谁,但是每一个电脑都大量的用到主板。作为华为这样的厂家就是应该在最擅长的领域去给整个社会的生态做好,这就是华为的理念,并且也与深圳治理的理念是匹配的,深圳的政府绝不会干涉某一个业务应该交给谁来做,也绝不会特意去扶持某一个企业,都是靠一个市场基因,靠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华为也特别希望通过华为沃土数字平台托起智慧深圳,托起智慧城市未来。

    分享到:
     
    0相关评论
     
    推荐资讯
    推荐厂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积分换礼 | 友情链接 | 站点导航 | 违规举报